首頁 時政 縣市 國內 國際 社會 時評 經濟 旅游 專題 圖片 視頻 直播 教育 健康 法治 文體 美食 交通 生活

西昌市委黨?,F址變遷之點滴回憶

2020

04/28
來源:

涼山廣播電視報

分享:

      坐落于邛海東岸的中共西昌市委黨校,地處環邛海兩萬畝濕地之第五期濕地恢復工程項目“夢尋花?!眱?,毗鄰著名的月亮灣濕地公園。環境優美,校區廣大,地理位置優越。


    西昌市委黨?,F址歷經變遷,依次由西昌紅旗氮肥廠、涼山大學、西昌學院東校區,直至西昌市委黨校等不同階段演變而來。我本人目睹其演變過程,并與這過程有所交集而留下些可堪回憶的點滴故事,特記之。


西昌市委黨校校園風貌。


氮肥廠時期


    西昌市委黨?,F址原為西昌紅旗氮肥廠。此氮肥廠創辦并存在于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繼此紅旗氮肥廠之后,當年西昌,在袁家山還建有一座氮肥廠,不過名氣沒這么大,似乎存在的時間也沒這么長。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興起的全國上山下鄉知青返城浪潮中,我有幾個曾在安寧河西岸一起插隊的知青朋友招工入紅旗氮肥廠當工人,我和另外幾個知青,則招工進了坐落于瀘山腳下邛海西岸的地方國營西昌地區第一磚瓦廠。那時候人年輕,腳桿野,一到休息日,喜歡到處跑。自然,最喜歡干的事,是找昔日的知青朋友玩。紅旗氮肥廠與一磚瓦廠分立于邛海東西兩岸,隔海相望,最是相互吸引,故而,剛入廠那幾年,一有空就跑到氮肥廠去玩。


    印象深的是氮肥廠那種特有的臭雞蛋氣味,其生產過程中對環境——當然首先是對邛海的污染,是不言而喻的。以今天的眼光來看,在風景如畫的邛海邊上建這樣一座化工廠,實在是匪夷所思,難以理解。


    當然,更主要的是,廠子不能贏利,連續虧損,難以為繼。于是,不幾年,就將它連設備帶人整體搬遷到成都附近的雙流縣去了,只留下一片廢棄的廠房,和人去樓空的一幢幢職工宿舍樓。


    之后,西涼合并。


      上世紀九十年代朱明筠在涼大接受央視采訪。


為跟上并適應全國發展形勢,改革開放之初,涼山州經委曾借用這些閑置的房舍,舉辦過一期“經濟理論和企業管理”學習班,抽調全州各注冊企業的部分管理人員,集中到這里,進行為期半個月的培訓。我想,州里的考慮是,這里房舍現成,環境優美,尤其是遠離城區,學員們可以從企業事務里完全脫離出來,安心學習,取得成效。


    我本人有幸忝列本期學員,目睹廠區廢棄設施,有感于此前的盲目決策,上馬下馬,造成浪費,和當下的改革新風勁吹,乃寫下《寫在現代工廠的遺址上》一詩:


    這里曾有過何等熱鬧的場面,


    其規模設施,都充分顯示了這樣一點。


    如今,為何竟變得這般的冷清和寂寥,


    四處呈現出可悲的衰敗和凌亂?


    有土的地方都長上了荒草,


    是鐵的東西都爬滿了銹斑。


    所有的生機均已被淹沒,唯有高層建筑上的豪言壯語還依稀可辨。


    原來,這是一座生產“爭氣肥”的廠子,


    據說從興建至今還不滿十年。


    那高大的煙囪的頂部尚留著烏黑的痕跡,


    看來曾為它舉行過祝捷剪彩的盛大慶典。


    后來,卻不得不宣布它“下馬”,


    原因么,當然十分地充足


    ——

 建廠以來,已虧損了數千萬元。


    ……


    全詩50余行,刊登在《星星》詩刊1981年8月號上,稿子是流沙河先生編發的。


 1981年,作者在“經濟理論和企業管理”學習班,傍晚于邛海邊留影。


    涼山大學時期


    兩年后的1983年7月,民盟四川省委響應黨中央、國務院關于“民主黨派智力支邊”的號召,組織了以重慶建工學院魯承宗教授為組長的智力支邊小組,到涼山從事學術交流活動,提議組建“涼山大學”。


    是年12月12日,“重慶的六位教授、民盟重慶市委和西昌市委組成的論證小組,共十幾人正向全體西昌盟員匯報一周來‘論證’情況之際,忽然一位報捷者送來涼山州委的批文:‘同意籌備涼山大學,撥給開辦費五十萬,劃撥氮肥廠舊地址作涼大校舍’。立刻全場群情激動,掌聲雷鳴,為之歡呼! 從此開始了涼山大學的孕育期?!薄皟H一百二十多天,硬是把原來茅草叢生、遍地瓦礫、門破窗損的廠房維修成校舍。還完成了聘請教師、成立校董事會、購置教學設備及招考


    新生等許多繁難的工作。八四年七月二十三日,涼山大學在人聲鼎沸,炮聲震天的歡樂聲中誕生了!”(朱明筠:《我在創建涼山大學的日子里》)


    前輩教育工作者朱明筠是我的親戚,其兄朱明鏡是我岳父上川大時的同學,后來成了我岳父的妹夫,我們喚他小姑爹,喚朱明筠朱孃孃。朱明筠是西昌歷史上第一個女大學生,1945年畢業于四川大學師范學院國文系。1956年加入中國民主同盟。曾任民盟西昌縣、市委員;西昌市第一屆政協委員;西昌第二屆人大代表;民盟涼山大學支部主委。1978年退休。之后,于1984年至1991年參與創辦涼山大學,任教務處長。


    涼大辦學10年,培養了一大批服務于涼山的建設人才,多次受到中央和省、州有關領導表彰。1986年新華社《內參》曾稱譽涼大為:“一所紀律嚴明,校風清新的大學”。社會人士則稱涼大是“一塊沒有被污染或很少被污染的凈土”。涼大也成為民主黨派辦學和統一戰線工作的一面旗幟。1987年四川省統戰部對涼大畢業生調查認為“用人單位對涼大畢業生的工作普遍贊譽”。結論是“涼山需要涼大,涼


    大培養出了合格的人才”。


    1988年至1993年,涼大曾先后獲得“全國民族團結進步集體”、“全國民族先進集體”和“全國智力支邊扶貧先進集體”等榮譽稱號。


    1990年5月,全國政協副主席、民盟中央副主席錢偉長到涼大視察,看到各專業學生的各種設計圖,曾贊譽說:“設計圖質量高,繪得好,我若是總工程師,定然選擇這些好學生?!?/p>


    涼大歲月,朱孃孃曾有詩兩首以記之。其一狀寫建校之初的苦況:


    紀念涼山大學艱苦建校三周年


    矢志為邊育后生,艱難創業憶常新。


    頹垣燕繞三石鼎,洪水浪催兩岸人。


    披荊斬棘幸有路,吹沙濾石可到金。


    三年功績來不易,改革聲中戳力行。


    另一首寫于涼大十年校慶之際:


    邛海瀘山毓秀地,涼山大學艱難生。


    未忘前哲披肝膽,常憶危崖斬棘荊。


    梓木欣成梁棟器,邊疆喜有奠基人。


    梅香原自苦寒積,十載殊勛應共珍。


 黨校圖書館。

  

  西昌學院及其后延時期


    2003年,經教育部批準,創辦西昌學院。


    西昌學院由西昌農業高等??茖W校、西昌師范高等??茖W校、涼山大學、涼山教育學院合并組建而成,為四川省屬全日制普通本科院校。


    四校合并而成的西昌學院,呈四大片區分布,空間意義上比較分散。校本部設在馬坪壩的原西昌農業高等??茖W校內,稱北校區。地處邛海西岸的原西昌師塊范高等??茖W校片區,稱為南校區。邛海對岸的原涼山大學一塊,稱為東校區。地處西昌老西門外之西河西岸的原涼山教育學院一塊,便成了西校區。


    如此這般東西南北四大塊,對于一個新組建的學校來說,使用和管理,皆存在諸多不便處。


    學院重心在北校區,其次是南校區,行政、教學,皆分布于這兩處。


    西校區地塊不大,因地處城區里而被充分利用,后來成了教工宿舍區。


    東校區這一塊,則宛然“備胎”——隨著學校發展變化,北、南兩校區場地不夠用了,嫌擠了,便將一些系分劃到這里來,暫駐一段時間;一旦可以撤回去時,便不再逗留。動科、經管、農學、體育等系,都在東校區待過,都不長久。原因無他,嫌遠,太掉單,交通不方便。


    西昌學院美術系是個大系,屬于南校區的原“天成學院”整個校舍劃給美術系仍不夠用,乃分拆了一半到東校區來,時間是2004年到2007年,算是駐此時間比較長的了。


  黨校圖書館。


    大體上,同期駐此的,還有政史系。


    2010年春,史詩般的環邛海兩萬畝濕地開建。由邛海西岸北端的一期工程“觀鳥島濕地公園”為發端,大抵沿順時針方向分六期推進:二期“夢里水鄉”、三期“煙雨鷺洲”,四期“西波鶴影”跳到邛海西岸南部,五期“夢尋花?!睆娃D至邛海東岸,六期“夢回田園”則轉到了邛海南岸,并閉合了整個環邛海濕地六期建設工程。


    這其中之五期一塊——夢尋花海,幅員遼闊,是邛海濕地中最大的一片區域,北起小漁村,南達核桃村,陸地面積達8340畝,恢復邛海水面2340畝,刨除小漁村北段之煙雨鷺洲一塊,涵蓋了整個邛海東岸的大片土地。


    上述東校區正在這一塊里,人們習慣上仍稱它為“涼大”,亦可見涼大刻下的印痕更深。


    我本人自2010年起至2019年止,幾乎參與了環邛海兩萬畝濕地從第一期到第六期的規劃建設全過程。說細一點,是規劃設計環節,偶爾參與討論;重點是“文化包裝”這部分。而這部分又分為兩個階段,即前一階段,與本地文朋詩友一道,為各區域里的各具體景點,以及那些橋啊路啊亭啊廊啊石啊灣啊,取個名字,或者安頓些文字,再弄副楹聯、寫兩句詩,諸如此類。后一階段,則是為新建成的各個區塊撰寫解說詞。


“后東校區”剪影。

 

   總的說來,五期、六期,地域廣大,離我住家更遠一點,去得不是太多。


    后來聽說,西昌學院東校區倏忽之間劃歸給了西昌市委黨校;并且,據說利用得天獨厚的優美環境,要把它建設成為一個綜合性的培訓基地。乃覺得,充分利用其地利而有所作為,也算是地盡其利、物盡其用、天經地義吧。


    之后,到了2019年,市委黨校依其發展態勢,著力于校園文化建設。工程計劃,分兩期進行,一期完成后轉入二期。我有幸應邀參與其事,乃于近期內數番踏上這片土地。


    睹物思情,不免勾起諸般記憶。觀當今風貌,自非昔日可比;而濃濃情愫,則化成了校區內一些簡約的文字,這里那里,或一石一礎,或一聯一名;或刊諸墻面,或刻于石身。它們,竟成了夕陽晚照時我隔海相望的一些“想頭”。

   (文/圖 蔡應律)




編輯: 楊曉瓊 責任編輯: 楊曉瓊
qq麻将规则 快乐10分广东 股票分析师需要考证吗 浙江20选5中3个 时时彩官方开奖视频 600001上证指数新浪财经钢铁股市最新消息 江西快三彩票下载安装 快乐12一定牛走势图 北京福利彩票福彩论坛 在线配资公司找首选大牛时代 广西快三官网